昆 蟲 標 本 之 歷 史 典 故 與 研 究
    日據時期,日本人在臺灣的昆蟲學研究,主要是以昆蟲分類的研究為主,當時大規模的昆蟲採集與標本保存,可說是目前國內昆蟲標本中最具歷史意義的典藏資產,其中不乏百年以上之老標本與現今已不常見之稀有種類。臺灣光復後,當初日本人所研究蒐藏之標本,則因故拆分為二,分別存放在國立臺灣大學植物病蟲害系(現今之昆蟲學系)的昆蟲標本館及農業試驗所應用動物系的昆蟲標本館。其中存放在農業試驗所的標本以鞘翅目、膜翅目、蜻蛉目、鱗翅目、纓翅目、同翅目及農作物害蟲標本等為主。台大昆蟲標本館則以直翅目、半翅目、雙翅目及鱗翅目的蛾類為主。因此在台灣地區,台大昆蟲標本館與農業試驗所昆蟲標本館並稱藏量最豐之兩大昆蟲標本館,且兩者蒐藏範圍不相重疊,蒐藏對象及方向亦不相同。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許多典藏標本如非經詳盡研究,通常極難窺其堂奧,有些甚至可能永遠也無法解答;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所謂的素木標本(Shiraki Collection)。

  素木得一氏(1882-1970)曾歷任台北農事試驗場昆蟲部長及應用動物科長(今農試所前身)及台北帝大養蠶昆蟲學教授(今台大昆蟲學系前身)。可以說是日據時期對台灣昆蟲學研究影響最大的一位學者,他主持的台灣昆蟲分類研究與標本蒐藏造就了今日昆蟲標本館的主要規模。而在1913年他曾攜帶大批台灣產昆蟲標本,遠渡大英博物館從事鑑定分類工作達三年;於1916年返台時據悉攜帶了大量日本產及熱帶地區已定名之標本回來,回台後因特殊緣故,將所有昆蟲標籤更改,導致了目前台大及農試所日據時代典藏標本在學術研究上極大的困擾與混亂。最早在甲蟲分類部分出現問題(詳見朱及蕭(1981):所謂素木標本(甲蟲部分)之概略);然由於年代久遠,當事人多以不在人世,加上資料遺失毀損,此類素木標本恐將成懸案。在台大昆蟲標本館數位典藏過程中,我們的確發現為數不少的疑似素木標本個體,主要證據來自標示不清的採集籤與明顯非原產於台灣或非原始指定存放於台灣的標本,這其中還包括了為數不少被標示為模式系列的典藏標本。合理的懷疑顯示,當初素木似乎也順手帶回了不少的模式標本,並與一般標本分開存放,甚至將它們標示為模式標本直接存放於台灣的標本館。處理類似此類標本在數位化過程中便顯得十分棘手,為了忠於原館藏之編列,不得不先將其一併處理;然在專家的眼中,確有許多非原產地及非正確標示之謬誤。由於昆蟲標本數量龐大,非短期內可以一一揭明其究,唯有透過長時間且專門的研究才能釐清這一些被竄改資料標本的真實身份。或許經過數位化的標本資訊,可以透過網路傳播提供世界各地學者探究這一批標本的原貌;雖然資料有誤但也不失為一數位典藏的另類功用。